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博狗娱乐mg老虎机
《长江文艺》2020年第4期|叶迟:夜晚的风被黎明吹散

来源:《长江文艺》2020年第4期 | 叶迟  2020年05月21日07:27

同学聚会临近结束,人群响起笑声,我回过神,知道焦点是杜敏芯。大致上,我们已有十几年没有联系过了,她已出落成一位亭亭玉立的女性,打扮朴素,悠然自得,一举一动都透露着平和。

我们原来是小学同桌,双方家长亦是同事,两家相隔一条街,我与她平日一起上学放学,时间漫长,横跨小学六年时间,就算是初中以后不再同校,两家也常有往来,算得上是青梅竹马。我十五岁那年,她父亲因人事调动,举家搬离。这之后,又听闻她父亲下海经商,家境渐好,母亲也继而从医院辞职,一心一意照顾家庭。我也与她断了联系,直到十多年后,某个夏天的聚会,再次从父亲的老同事那儿听到有关他家的一些消息,提及杜敏芯,据说从X大美院毕业后,临摹了几年的名画,小有名气,这几年开始进行有个人风格的创作,三十出头,便实现财务自由了。

一个体形略胖,一本正经抽着烟的中年人说,他曾去看过杜敏芯的画展,她的画都常以灰色线条为基础,这些线条在外行人眼里毫无规律,杂乱无章,看多了甚至感到内心郁闷。

我想起最后一次见她时,她也穿着灰色的竖条纹路连衣裙,梳着马尾,样子很白净。那天天气晴朗,她拎着一袋苹果,走进我家门,我百无聊赖,正坐在电视机前消磨时光。她拉了个椅子,也在我身旁坐下来,淡淡地说:“我马上要搬家了,来跟你告别。”

我听了有些失落,扭过头,说:“为什么?”

她说:“我爸爸要去外地经商,他说趁我还小,正好换一个更好一些的环境。”

“这里很好。”我说。

她抬起头看着我,说:“哎。”

我说:“我会想你的。”

“你千万记得,有空要来找我。”她说。

我虚望着电视,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低头,思索了一会儿,问:“罗密欧呢?”

“在阳台上呢。”我说。

她又问:“那朱丽叶呢?”

“也在。”

我拿起一个苹果,在手心里翻了翻,看看有没坏,然后递过去,问她要不要吃,她摇了摇头,我便不客气,塞回自己的嘴里。

她脸庞通红,站了起来,拍拍裙子,说:“那我去看看它们。”

大约过了几分钟,我听到朱丽叶在阳台大叫,我冲上阳台,可惜笼子里早已没了罗密欧朱丽叶的身影。她见我气势汹汹,面露胆怯,后退了几步,我抬头望见飞在空中的罗密欧,突然感到眩晕,那眩晕感围绕着它们的翅膀逐渐膨胀,不断冲击过来。

杜敏芯看着我,安慰我说:“它们自由了。”

我一听,心想这两只鹦鹉花了我近三百块的压岁钱,脚一软,差点昏过去。

“它们自由了也要死……”我咬牙切齿。

杜敏芯走了以后,我跑回电视机前,独自消沉。临近傍晚的时候,阳台上传来熟悉鸟叫声,我大喜,以为它们受不住那虚无缥缈的自由,都回来了。我急忙跑回阳台,发现只有朱丽叶站在笼中。我不管那么多,蹑手蹑脚走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笼门。这下只剩罗密欧在远处树上哀鸣,它们一里一外,僵持数日,互不妥协。直到某日清晨,天微亮,我听见罗密欧在附近徘徊鸣叫。那声音听着悲切,甚至有些声嘶力竭,像是告别,我有不好的预感,跑下床,窗都没来得及打开,便看到附近梧桐树上一个细弱的身影坠了下来,触地。我大吃一惊,直跳起来,等了一会儿,身影也没再飞起。此后几日,再没听到罗密欧的叫声。

我眼睛一酸,又想起了杜敏芯。

这时,围绕着她的人群里突然发出大笑的声音。

天空更黑了,乌云从东边而来,盖住城市,狂风四起,像是要雷暴的样子,天气预报说这将是入夏以来的第一场大雨。同学聚会临近散场,我出去抽了根烟,空气潮湿,我吸了吸鼻子,风突然停了,黑云也向远处褪去,天空重归平静,四周一片清冷,是一种缓慢结冰的颜色,月亮也出来了。

他们一家搬离没多久,杜敏芯便开始活跃在各种报刊杂志上。这也归功于她母亲,她母亲年轻时本是个不出名的小编辑,常年混迹于三线城市文坛,没事写写散文诗歌。这次丈夫下海经商后,她又重新拾掇,培养起了杜敏芯。起初,只是在报纸的一些边边角角的版块上能看到杜敏芯发表的作文。到后来,我甚至在教育频道上见到杜敏芯,印象深刻。当时她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即便如此,她看起来仍旧有些憔悴,阴郁。她笔直地站在舞台上,有些拘谨,几年没见,她更优雅,更漂亮了。主持人举着话筒,半蹲着,与她寒暄。观众脸上洋溢着欢乐,主持人问她,理想是什么。杜敏芯瞥了眼她父亲,又移向她母亲,还没张嘴,她妈便抢过话,笑吟吟地说,要成为知名作家,因为妈妈是她的偶像。主持人站起来,带头鼓起掌,台下掌声潮水般回荡起来,声音在电视机上方迸发,我一惊,调低音量。这时,镜头穿过人群,逐渐拉远,杜敏芯小心翼翼地坐了回去,她个子本就不高,坐下去的那一瞬间,没坐稳,晃了晃,又想起什么,挺起身,对着镜头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我情不自禁,也笑了笑,笑完后我更沮丧了,好像我与杜敏芯真的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其实没有。

半个月后,我再次在电视上看到他们一家,她爸黑了些,憔悴了不少,仍穿着之前那套墨绿色西装,白色的衬衫扎进裤子里,而她妈则穿着一件深紫色双襟兰花样式的旗袍,口红涂得鲜亮,头发乌油油,像一块点缀着樱桃的黑森林蛋糕。她搭起架子,交谈时轻微扭动身体,一脸得意。夫妻两人年轻,有修养,看上去是幸福和睦的家庭。但我知道并非如此,我听我爸说,她爸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还有了小孩,夫妻关系早已名存实亡。

主持人精神饱满,寒暄了几句,把话题转移回杜敏芯,问到:“对于杜敏芯这么优秀的孩子,对于她的将来,你们有什么打算吗?”

她爸脸色一沉,没吭声,身旁人抢过镜头,语气里透露着得意,说:“杜敏芯单纯,善良,希望她以后能做一个具备高尚品格的淑女。她好好学习,以后当作家那是最好的,当然如果是主持人那也不错,像电视里那样端庄。”

她爸又哼了一声,说:“单凭这些是成不了大事的。”

在一旁的杜敏芯的母亲,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丈夫,她眼皮突然耷拉下来,抚了抚衣角,眼神冷峻,说:“你可以过你的日子,我不能没有孩子。”

我坐在电视机前,脑袋蒙了一下,一切都脱离了控制,现场混乱了起来,不知道谁带头嘘了一声,又安静下来。

镜头转回杜敏芯,她父亲站起来,走出舞台。晃动了两下,她垂着头,视线盯着地面,脸上是一种辨识不清的表情。

我死死盯着杜敏芯的脸,我解读不出她的反应,因为她没有反应。

灯光暗下来,背景音乐响起,杜敏芯身处舞台,慢慢淡出,如此这般,我倒感庆幸。

抽完烟回去,大厅里再无笑声,大家都散去。关系好的,三两成群去下个场子;疏离的,各自回家。我正准备离开,这时一个声音叫住了我,杜敏芯走过来,说:“李放。”

我站住,回头看她,说:“是你啊。”

“你都没怎么变啊。”她说。

我说:“怎么没变,皱纹都出来了。”

她笑了笑,这又让我想起二十年前最后一次见她,她也没怎么变。

“你还记得我不?”她问。

我挠了挠脑袋,说:“当然记得,我怎么能把你忘记。你以前挺黑的。”

她点了点头,说:“看来不会下雨了,要不要出去走走?”

我望了一眼窗外,天空湿漉漉的,有一丝起雾的迹象,我说好,起身走出酒店大堂。我们走了几十米,亦步亦趋,沉默片刻,她先张了嘴,问我最近过得怎样。我一阵慌乱,在昏黄的路灯下,顿了顿,叹了一口气,说:“我前阵子差点就结婚了……”

杜敏芯迟疑了一下,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不明白她想要什么。”哪怕是此时,我心里仍然有一种要混过去的劲头。可能觉得自己说出这句包含过多的信息的话是不合时宜的,因为我不知道杜敏芯是否想要知道这些。

“这个就复杂了,谁也不明白谁想要什么,其实什么都不想要。”她说。

我听杜敏芯这么一讲,脑袋突然嗡嗡起来,杜敏芯的态度让我感到羞愧。

“感情这种事,本来就是你情我愿。”杜敏芯说。说完,她从手袋里掏出一根皮筋,绕住自己的头发,把头发绑了起来。她说话时我有意观察她的脸,非常娇小,肤色健康,即使面容疲惫,也遮不住她的气质。她注意到我的视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那你又是怎么来这里的?你回来工作了吗?”我扯开话题,问她。

她摇摇头,说:“我是偷偷跑出来的。”

我说:“哦?为什么?”

她说:“不值一提……本来日子也算安稳,我妈这阵子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开始频繁安排我相亲,对方在她嘴里总是条件优秀,家庭和睦。但她说的话都不可信,次数多了,我便常常与她争吵。她反正说来说去就是那套说辞,什么就算是为了她,为了家庭。昨天她又这么说,我便嘲讽她,说她婚姻不幸,搞得我跟一个孤儿似的。天快亮的时候,我做了个决定。”

我叹了一口气说:“没想到你会这样。”

杜敏芯接着说:“那一刻,我觉得人生无望,恸哭起来。后来我洗了脸,走出家门,在院子里散步,真是奇怪,明明刚过五月,气温已热起来。那天云层有些厚,见不到月亮,我烦躁得很,脑海里闪过一些可怕的念头,眼皮也剧烈地跳动起来。我看着院子里的月季花,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回到家中,收拾了几件衣服,手指碰到门把手的那一瞬间,我心脏跳得猛烈,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我说:“那你也算是自由了。”

她看了我一眼,说:“我这样的人顾忌太多,得不到自由。”

我问:“那什么人才能得到。”

她回:“自私的人才会活得自由,无所顾忌,极其自私,极其自由。”

我摇头否认,说:“那不是真正的自由,互相期待,互相依靠,才是自由。”

杜敏芯听完,叹了一口气,一脸愁容,说:“那可能是我还没遇到可以期待的人。”

“你身边也许就有可以期待的人。”我说。

“你这么自信吗?”杜敏芯笑了笑。

我苦恼地笑了笑,就这样,边说边走,聊的话题虽然苦闷,但在我们看来,今夜是美好的。街道热闹,昏黄的灯光与人群重合,空气中弥漫着热气,层层叠叠。车灯与夜色互相冲撞,两种颜色如此独立却又不谋而合,就像我们两个人此时的心境。我们并肩齐行,穿过一条马路,人群渐渐多起来,步态缓慢,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渐渐向中心缩拢,我和杜敏芯越走越近。

天彻底黑下来,人群骚动,旋涡向另一个中心聚集过去,我也好奇,向中心走去,走上前才发现是一对年轻男女,那女的绑着马尾,正拉住男人的袖管,那男人又瘦又高,正弯着背。马尾女人愤愤地说:“我那么招你烦?”

瘦高男人回道:“是。”

马尾女人突然喊道:“既然如此,你带我去寺庙干什么?”

“你不是信这些神神鬼鬼么,我带你去,满足你的心愿。”瘦高男人轻蔑地说。

马尾女人又强硬起来,说:“你再说一遍?”

瘦高男人像复读机。又说了一遍。

马尾女人突然发出哭声,喊道:“你快他妈滚吧。”

街上更热闹了,不时有人踮起脚往里张望,这时,周围有人说道:“都别激动啦,今天是菩萨的生日,有话好好说。”又有人劝那人,道:“情侣吵架,你不要多管闲事了。”马尾女人突然止住哭声,扭头找了一阵,发现周围人的目光都默契地落在一个高个中年男人身上,那男人半吊着眼,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马尾女人仰起头,嘴里像机关枪一样骂道:“菩萨是你妈?关你屁事?你是菩萨吗?还是你全家都是菩萨?”那中年男人一看平日里就是那种爱占便宜,多管闲事的人,中年男人被马尾女人一骂,突然紧张起来,倒是闭了嘴。

我往前凑近了一些,才注意她手里正拎着一个挎包,抬着头,悲伤地盯着身旁的男人。四周人群慢慢散去,不知道谁推了她一下,她摔倒了,清脆的一声,挎包飞出去一米,她就这么半趴在地上,困惑地盯着远处。

我正打算离去,因为听人吵架实在太烦人了,我以为他们能发生点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现在看来也就是日常的吵架而已。但我没想到杜敏芯竟然挤开人群,冲上前,拉住马尾女人的胳膊,我只好也跟上去,抬起她另一边的胳膊,那马尾女人就像一个木偶,被我们硬生生地拉了起来。她站起来以后也不说话,张开手掌,看了看,拎起掉落的挎包,看了我们一眼,一个人慢慢晃进人群,消失了。

人群慢慢散去,我看了一眼手表,问杜敏芯,还想去哪里。

杜敏芯说:“我记得前面不远处不就是无应寺么,我很久没有回来了,想去那里看看。”

我不信神佛,世间万物本就虚虚实实,从不会寄希望于这些不切实际之事。但未知的事情同样存在,我思量了片刻,拉起杜敏芯的手,说:“好,那你跟着我就是。”

杜敏芯看定我,脸涨得很红,她有些不好意思,甩开我的手,嘴里嘀咕道:“我又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我问:“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求的?”她说:“就去看看,未必求。”她跟着我,我领着她钻进身边的一条巷子,没走几个巷口,便远远看到无应寺灰色的墙砖,那墙砖风吹日晒,边缘都已经风化了。我大喜,沿着墙壁,但绕了十多分钟,就是找不到那扇门。

这时,杜敏芯停下脚步,拉住我,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小撮矮灌丛,吩咐我上前看一看。果然,后头是一扇老旧的褐色木头门,门口附近的石板上长满了青苔。门虚掩着,门把手上挂着一把锁,锁的颜色黯淡,年代已久,静静地挂在门上。门缝里透着光线,我踩在一块砖头上面,悄悄地朝院子里张望,里头静悄悄的,有淡淡的香火味从缝里飘出。我吸了吸鼻子,心中产生某种微妙的感觉,回头问:“你怎么知道是在这里的?”

她有些得意,慢悠悠地说:“跟你说我来过这里。”

我有些忐忑,推开门,小心翼翼地迈进脚。迎面扑来一阵风,我吸了一口气,开始四下打量,视线虽暗,但月光皎洁,看得出这里被打扫得干净整洁。门旁立着一棵枝叶繁茂的榕树,密密麻麻的根从空中垂下,盖住了一盏灯,灯光柔和,像是包裹着奶糖,光线向上空发散出去,几片树叶沐浴在灯光里,显出半透明的模样,树上不时传来鸟雀低吟。我又往里走了十几米,脚旁是一片池塘,围绕着的假山缝隙里开着绿色的花朵,在月光的反射下发散出微弱的银色光芒,池塘的一侧竖着几间矮房,房檐的角落下,堆放着几摞木头。

安静祥和,世外桃源。

我说:“这里真美。”

她说:“美。”

我逗她,问:“哪里美了?”

她笑了一下,指了指天空,说:“你看这天空,云朵都是暗红色的。”

杜敏芯找了一个石凳子,坐了下来,她扬起头,张开双臂,夜风骤起,无名的花瓣散落一地,我看得出神,杜敏芯突然张口说道:“人生在世,求不得,爱别离,此是圆满。”

我随口说到:“情啊,爱啊。”

杜敏芯张了张嘴,好像说了句“自由啊”,我没听清楚,因为大树上突然扑腾起一只鸟,似乎受了惊,向远处飞去。

此时此刻,我在她身上感受到了强烈的孤独,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感情,只剩下我直直矗立在她身旁,像一棵历经沧桑的树,苦苦等候。又等了一会儿,始终不见有人。我喊了一声,声音在院里四散开……仍旧没有回应。

杜敏芯仍旧一动不动坐在石凳子上,盯着荷塘里的荷叶,那几片荷叶开得深意盎然,正当茂盛,但她似乎有些失望,我安慰她说:“这里是无应寺,找的是自己内心的回应,没人也对,我们走吧。”杜敏芯缓缓点了点头,没说话,站起身,向门口走去。

刚走出门,没走多久,便听身后院子里传出朗诵的声音,那声音洪亮,道:“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

我咽了口口水,心想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回到大路上时,已经将近十点,空气里飘起雾,杜敏芯从包里掏出一盒烟,点了,吸了一口,问我要不要抽,我摇摇头,她笑着说:“你还是那么清纯。”说完,她又问我,小时候春游的那个海洋世界还在不在?

我查了查手机,说:“好像还在。开到晚上十二点。”

“怎么那么晚?”她问。

“情侣去得多吧。”

“哦?”

十点多的时候,我们到了海洋世界,下了车,发现这里杂草丛生,一片破败。眼前的台阶也被什么撞断了,我抬头,视线往上移,发现是一个建筑上顶着几个霓虹灯,四个灯管里坏了两个,只剩下“天堂”闪得厉害。我定睛一看,原来这地方叫海洋天堂。

这景象让我既难堪又失望,于是收回眼,又望向别处,这一望吓我一跳,因为马尾女人竟然也在这里,她的马尾已经松开,乱糟糟一片,发尾混乱地卷在一起。经过她时,她突然伸出手抓住我,力道没控制好,我吃痛,又吓了一跳,推开她。她身体颤抖起来,显然惊慌失措,微微张着嘴,一副较弱受伤之姿,看到我的脸后,她突然恢复了表情,皱起眉头,问:“怎么又是你?”

我摸了摸胳膊,说:“你怎么在这里?”

她看了一眼杜敏芯,说:“你们不进去吗?”

我也问她:“你不进去吗?外头不冷吗?”

她叹了一口气,说:“我在等人……”

杜敏芯突然问:“你别等了,回去吧。”

她含含糊糊说:“我的人生就是一个笑话。”

“什么?”杜敏芯问。

“他说的,刚分手那个,他刚刚发短信说的。”马尾说。

“你别再多想了。”杜敏芯说。

马尾点点头,说:“我不能再多说了,再见吧,祝你们以后一切顺利。”

我心想:“由爱生恨,由恨生爱。”

正想着,四周的灯突然灭了,变成一个黑洞,我站在原地,还在思考,突然有人抓住我的手,我一惊,发现是杜敏芯。这时,远处手电筒的光圈晃了起来,移动着的光源,直到照到马尾的脑袋,有人扯着嗓子喊,停电啦,关门了,都走吧。

我以为还会发生点什么,但其实什么都没发生。

暗黑中,我察觉到马尾女人站了起来,身形与杜敏芯重合,她抬起手,擦了下眼睛,嘴里发出哽咽的声音。她突然说:“你们真好,我真羡慕你们。”她顿了顿,我感到手里被塞了东西,我抬起手,是两个精致的丝质兜子,兜子的正面用金色的丝线镶着字,借着月光,看清是“心想事成”四个字,我看了一眼马尾,不明所以。她哀怨地看了我一眼,气若游丝地说道:“这是我从无应寺求来的,没什么用了,送你们吧。”说完站了起来,飘飘悠悠走向路边,正巧一辆出租车经过,她拦了下来,拉开门,回头望了我一眼,上了车,不知去向。

这时候,突然来电了,海洋天堂又亮起来了。

杜敏芯抬头看了一眼,吸了一口气,朝售票口的方向喊道:“来电了,还开门不?”

售票厅里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道:“关门了,明天再来吧。”

“不是十二点才关门吗?不让看鲨鱼了吗?”杜敏芯又喊道。

那中年不耐烦了,回道:“鲨鱼早死了。”

杜敏芯看了我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我心中却不是滋味,回过头,看到杜敏芯也正望着我,我突然能感受到我们之间的某种惺惺相惜之情。我愣了一会儿,想起手里的兜子,用手捏了捏,察觉里头塞着什么东西。于是我打开手电筒,解开兜子,里头塞着一张纸片,我取出来,长吸一口气,展开,那空荡荡的纸上,只有一行没有标点符号的句子,我的是:

或漂流巨海 波浪不能没

杜敏芯走上前,见我如此,也学着我,解开另一个兜子,取出纸条,打了开来,灯光照亮她的侧脸,我走进她身旁,见那张纸上写着:

或囚禁枷锁 释然得解脱

我们各怀心事,半晌都没迸出一句话,我又反复看了两遍纸上的内容,重新叠好,塞回口袋里。走了几步,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问:“你是要回去了吗?”杜敏芯摇摇头,忽然羞涩起来,我从未见她如此扭捏过,脸上突然热了起来,也扭捏起来,我咽了下口水,低下头。

我突然控制不住,说:“其实你那天走了以后,朱丽叶抛下罗密欧,飞了回来,罗密欧在外僵持了几天,死了……是自杀的。”杜敏芯咬着嘴唇,看得出有些难过,没说话。我接着说:“彼此有所期待,才是真正的自由。”她听我这么一说,一愣,过了一会儿,表情才舒展开,她看了一眼天空中的月亮,深深吸了一口气,说:“嗯,这世上感情,真真假假,终究是有所期待。这天上的鸟,水里的鱼,世间万物,都是如此。”

“是,一个人,有时候感到太孤独了。”都到这个时候了,我不假思索,张口说道:“我想做些什么。”杜敏芯低头笑了起来,我看得出她是真的开心了。我看准了,岔开话题,问:“你后来为什么不写作了?”杜敏芯叹了一口气,说:“我总想着反抗些什么,结果也的确奏效了……”

我心里一酸,静默了一阵,伸手拦了辆出租车。上车后,杜敏芯说去火车站,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现在去火车站,也不敢问。那司机瞄了一眼我们,没应声,与耳机的另一端打情骂俏。我心情郁闷,盯着他看了几分钟,他觉得无趣,便挂了电话。好在夜晚快结束时,我们到了火车站,雾气愈发浓重起来,我下车走了几步,半路蹿出一只狗,那狗瘦得像一只猫,头上一撮毛高高地竖起,跑得极快,从草坪上飘过去,像一阵风,没跑几步,它突然停下,抬起乱糟糟的头,对着我嚎叫起来。

我默默地送她到检票口,她走上前,抱了抱我,说:“谢谢你,让我还有希望。”

我听着难受,非常想告诉她,她还有我,我希望从此以后我们可以生活在相同世界里,那里没她妈,也没我妈,没有任何多余的人,没有一切糟糕的感觉,没有罗密欧与朱丽叶。但我并没有说出口,我希望待在暗处,想这些不知道是否多余的念头。

我呆了呆,说:“我看着你,你走吧。”杜敏芯在暗虚中说:“不用,你走吧。”我再也想不出什么话,于是说:“你走吧,我也走了。”说罢,转身便走,没走几步,停下来,又回过头,车站广袤,杜敏芯的背影正朝着检票台走去,我站了一会儿,下了决心,也买了一张票。

我迈开步子,跑了起来,到尽头,倏地停住,转了个身,钻进了站台。接下来的几分钟感觉就像是在做梦,我突然看到人影,在视线尽头,米黄色,是杜敏芯,她像一道光,不见了。我心里暗暗吃惊,又跑了几分钟,看到了停靠的火车,刚钻进车里,车门咚的一声关掉,我的衣服差点被夹住。我开始顺着车厢寻找杜敏芯。这个时间,火车里几乎空无一人。我找了几节,仍不见她。脚步缓了下来,心里难受,又有些惊恐,我拍了拍自己的脸,就怕这又是一场清晰的梦。

再过一会儿,太阳就要出来了。路过餐车时,背后突然有熟悉的声音响起,那声音听着模糊,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我甚至不确定是否有声音,那声音说道:“你真不得了,都找到这儿了。”我吃了一惊,急忙回过头,发现又是马尾女人,她正斜靠在角落的座椅上,手里搓揉着一枚鸡蛋,望向我,眼神犀利,像是食人花。没等我说话,她就点了点头,这个头点得让我非常不开心,她告诉我,我要找的人不在这儿。说完,抬手往我身后一戳,我张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隐隐有些笑意,没说话。

我点了下头,回过身。

脚步刚迈开,便听到蛋壳在桌子上被挤压,发出破碎的声音。

我继续向前,心里猛地一下,抬起头,见杜敏芯正端坐在靠窗的椅子上,头发有些凌乱。我心跳厉害,伫了一小会儿,才鼓足勇气,叫了她一声。杜敏芯听到声音,转过头,非常吃惊,脸上随即绽放出笑容,那笑容恬静,淡雅,让我松懈下来。她往里面挪了挪,拍了拍座位,说:“你睡一会儿吧。”

火车驶入隧道,隧道隔绝车厢,声音在空气里膨胀。我的确感到困乏,于是坐下来,闭上眼。

不知过了多久,车厢轻微颠簸,我醒过来,睁开眼,抬头望向天空,车窗外视线透彻,月亮消失了,空气只剩下薄薄一层雾气,这雾气在车厢四周聚拢,又迅速被撞开,翻腾而去。我看着杜敏芯,从未像此刻这般清醒。她长舒一口气,静静地坐在那里,无声无息,仿佛与车厢外的晨雾融为一体,她转过头,脸上散发出桃花般的红色光晕,嘴角重新露出了笑容。

片刻后,空气中弥漫出一层肉眼难以辨别的晨光,天空渐渐清晰,光线挤进车厢。这一切,夺人心神,我握住杜敏芯的手,如同沐浴在这窗外宁静撩人的夜风之中。

叶迟,生于1988年7月,江苏苏州人,小说刊于《人民文学》《锺山》《雨花》《青年文学》《西湖》《长江文艺》等,部分小说选载于《中篇小说选刊》《海外文摘》。曾获“第五届人民文学·紫金之星”短篇小说奖。现居北京。

网站地图 新天地娱乐代理最占成 博世界捕鱼王二代 北京pk10官网代理最占成
申博官网登录入口 申博sunbet官网 菲律宾申博升级版 申搏官网登陆失败
大无限彩票二分彩 kk彩票游戏登入 心水博开户登入 丰彩娱乐手机游戏直营网
龙8娱乐AG视讯 海天娱乐江西时时彩 如意娱乐AG电子 北京赛车投注平台官网
88赌城娱乐BG视讯 福彩3d画谜代理最占成 时时代理最占成 天津时时彩代理最占成
887XTD.COM 638PT.COM 989jbs.com 8WJS.COM 585jbs.com
000XSB.COM DC815.COM 178sunbet.com XSB5555.COM 581tt.com
286sunbet.com 233PT.COM 988XTD.COM 23jbs.com 8TFS.COM
bq138.com 1888DZ.COM 22sbmsc.com 567XTD.COM S618Y.COM